淡水养殖注册
淡水养殖下载 / NEWS
  • 公司要闻
  • 行业动态
信息正文
闻一多:给西南联大从军回校同学的讲话
时间:2019-06-13 18:35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


闻一多:给西南联大从军回校同学的讲话

  我也是参加校务会议的一分子,但我所讲的只代表我个人。 关于治标治本的问题,刚才查先生冯先生说的很清楚,很详细。 我也替大家感到很高兴。

不过我想,大家是去从军,而不是去治标。

这些治标的对象是我们造出来的,所谓天下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。

自缚自解只是绕圈子而已。

但是这种治标,不是我们从军的目的,从军的目的就是治本。 假使不抱治本的目的去从军,则我们还配得上做一个知识分子么  谈到知识分子,我们总以知识分子自夸,觉得很骄傲,很光荣。

这,与其说是光荣,不如说是耻辱。

由于知识分子少,固然显得宝贵,显得身价高。

因此我们的地位之尊贵是由和一般没知识的大众相形之下而成的。 所以我们个人之光荣,是以国家之不光荣换得来的。

  我听到很多从军同学回来诉说在印所受的污辱。

如有一个盟军俱乐部,英国、美国、法国……连印度人也准进去,独不准中国人进去,因为他们认为我们是chinaman,不管你知识分子不知识分子。 可见你们个人在国内,可以很神气,而在国外,人家就不管你什么东西了。

所以国内不改善,在外人看来,你们只是一样的中国人!把这些经历,反省反省,认得清清楚楚,就不会白去了。   我们去从军,受那些连长,排长,那些老粗的虐待,或是过分的恭维,也还是如刀割般苦痛的。 我们可以骂他们:正是你们丢了我们的脸,使我们受外国人的罪!大家想想,为什么他们这样想一想吧,这原是我们的责任!  抗战以来,感到军队里知识分子太少,都希望赶快让知识青年去从军,借此机会改善军队。 但是为什么到今日才晓得要找知识青年?根本我们的打仗就不想要知识青年来打的!  本来,战争之发动就是用农民壮丁来干,农民去送死,我们去建国。

这说来好听,根本当时的军队就没有组织,没有计划。 送死,由他们去!以前卖命由他们去,现在就轮到他们管你们了!当初,苦事让人家干,现在因他们而丢脸,我们是不应该把他们当作敌人来仇恨他们或可怜他们,这是错的!这是整个社会制度表现出来的现象。 当初他们入伍时,是没有知识就拉过来的,等到入伍后,也从未教一点知识给他们。 相反的倒是让他们身体没闲,或者宁愿他们睡死,病死,却千万不要让他们的脑筋清醒,不让他们有知识。

  统治者只要奴才去打仗,不要知识分子去打仗!好像现在要打内战,你们肯干吗?所以他们当初一时妙想天开,想找些知识分子去从军。

他们一则糊涂,一则聪明。 聪明的是这么一来,他们只把你们当一般壮丁一样训练。

你们受得了就来,受不来就活不了。

他们要把你们壮丁化,麻醉你们;麻醉得越多越好,奴化得越多越好。

所以,人家是聪明的,我们就不能太笨了!  现在我们可以反省一下,到底是怎样一回事想对了,也还不愧为一个知识分子。 上了当就要变乖和。 要知道绝不是几个知识分子抱着空中楼阁的理想,老是想从事改良改良,这么天真就办得到的。 但是我们的思想就是我们的武器!只要我们是人,有人格,这人格的尊严就是我们的武器!千万不要自己欺骗自己。 作知识分子就要作一个真的知识分子!不是普通的技术青年而要作个智慧的青年!千万不要因为人家多给你们几个钱的待遇就算了事,要从大处看!  今早,有一个从军同学给一首诗我看。 好诗,但写得我不同意。

他说印度人怎的没希望了。 是人就有希望,只要我们团结和醒觉!除非我们是苍蝇,是臭虫,……打了八年仗,八年前和八年后的苍蝇都是一样的,是人就变了,受了这么多的苦是会变的!尽管受尽压迫和痛苦,终有一天是印度人的世界,而不是英国人的世界。

印度有希望,何况我们中国!  还有一点,以为只有知识分子,才有办法,别人一概不成。 这种想法是错的。

不要以为有了知识分子就有力量,真正的力量在人民。 我们应该把自己的知识配合他们的力量,没有知识是不成的,但是知识不配合人民的力量,决无用处!我们知识分子常常夸大,以为很了不起,却没想到人民一醒觉,一发动起来,真正的力量就在他们身上。 一班人活不好,吃不好,联大再好,也没有用的。 我们是知识分子,应有我们的天职。 我们享受好,义务也多,我们要努力。

但以为自己努力就成了,就根本错!  刚才那位写诗的同学说:印度人像没有生命似的,这才厉害。

只有我们知识分子才怕死,人家不怕死,浑浑沌沌的把生命分的不清楚,一旦把他们号召起来,还得了!武器在我们手里时,就觉得这是不好玩的,要人命的东西;在他们手里,干起来就拚!因为真正的力量在人民,所以越压迫,越吃苦,报复起来就越厉害!因此我希望诸位无论干哪种工作,不要以为自己是大学生。 这不该看成普通的谦虚,一种做人的手段;因为我们确实不如他们。

不但口里说,而且心里也硬是要想:我们是不如他们的。 我们的知识是一种脏物,是牺牲了大多数人的幸福而得来的。

可是知识救不了我们;他们那些人敢说敢做,假如真要和我们拚起来,我们只有怕,没有办法!所以,问题就在他们要拚不要拚的问题;如果要,那我们就完了!  只有在一个合理的社会里,在一个没有人剥削人,人食人的社会里,知识才是一个武器,知识在一个合理的社会里才有大用;不然,是不中用的。

所以,我希望各位能较抽象,较远大,较傻劲地看去。

我所以说是傻,因为许多人都以他们的经验,说我们这样作是幼稚,是傻。

其实我们的经验越多,只越教我们怯懦而已。

现在,在军队里,可惜不是你们作主;但假如我们是和人民在一起,我们就有希望了。